專訪 《跳躍!大同萌會》作者韋宗成:訓練自己觀察市場思考作品方向

▲韋宗成最新作品《跳躍吧!大同萌會》

 

繼《馬皇降臨》《AV端指》《五都爭霸》之後,韋宗成推出了最新的短篇作品《跳躍!大同萌會》,與過去的惡搞路線相似,以民國史為主題轉化、萌化了國父孫文創立中華「萌」國的過程。

《冥戰錄》則是韋宗成不同於惡搞路線的長篇作品,講述九二一地震後,地面群魔肆虐,黑日專案計畫高中生成員陳柏戎,在行動中救了一名叫作「林默娘」的女孩…目前出版至第三卷。

aniarc動漫新聞有對《跳躍!大同萌會》有一篇專欄短評,歡迎各位閱讀。

《跳躍吧!大同萌會》看國父發揚三萌主義,驅逐達乳,以建萌國

aniarc:
請問《跳躍!大同萌會》最早是如何發想的呢?

▲書中孫玟與大悅薰第一次見面的場景

韋宗成:
網路上傳言「孫文是蘿莉控」,加上平日有在閱讀民國史,綜合這些要素再改編成故事。正常來說,畫哏作品的時候,以創作的性質來說比較像是在渡假,畫《冥戰錄》比較累。 

aniarc:
《冥戰錄》是長篇連載,也就是說平常會以長篇為主,偶爾創作短篇,這樣子切換創作步調嗎? 

韋宗成:
畫短篇的玩哏,面向市場;畫長篇拉長戰線。

aniarc:
以後也會維持短篇與長篇兩種路線的發展嗎?

韋宗成:
有些讀者他是專看惡搞作品,是不看《冥戰錄》的;相反的看《冥戰錄》的人再回來看《大同萌會》也是不能適應的;當作者書系多的時候,讀者群就會開始分眾。我比較有彈性,觀望市場的風向作改變。維持兩種路線是目前理想的作法,但一切還是看市場調整。

▲韋宗成老師長篇作品《冥戰錄》,目前出版至第3卷

aniarc:
剛才提到《跳躍!大同萌會》是民國史的改編,劇情是完全以民國史為基礎改編的嗎?

韋宗成:
故事的斷點是在民國建國以前,從太平天國到民國建立,描述了在這個時代舞台出現的各種維新派、等等。如果讀者懂民國史的話,會了解為什麼把梁啟超設定成經營著很像「萌治48」的維新少女,因為當時的維新變法,作法的內容比較接近日本那一套,以皇帝為主體的保守君主立憲。即使不懂民國史的人,就算不知道他們是誰,只要一路順著劇情,開開心心的看就可以了。

aniarc:
書中出場人物特別多,在編劇的時候就有考慮到嗎?有沒有擔心人物太多,讀者無法吸收。

韋宗成:
多少有考慮過,由於大家對那段時期的人物有距離,所以書的最後有做人物介紹。雖然登場人物多,但裡面有很多人物只是串場性質,類似《馬皇降臨》裡面,連戰宋楚瑜,過場閃過去的感覺。

aniarc:
後續的作品呢?

韋宗成:

接下來依照預定應該是《冥戰錄》第4、第5集,《新世紀國軍戰士》。再接《冥戰錄》第6、第7集,《台灣縣市攻略物語》《我的委員長哪有這麼萌》《八卦山》就看狀況調整在接下來兩集兩集的冥戰中間

aniarc:
這是你自己調整出來的繪畫節奏嗎?

韋宗成:
主要就是畫《冥戰錄》,然後再畫其他題材娛樂一下。

aniarc:
從你經營網站「創意漫畫大亂鬥」到現在加入未來數位,以一個漫畫家的身份來說,你是怎麼持續不懈的創作,畫到現在的呢?

▲「創意漫畫大亂鬥」網站畫面

韋宗成:
創漫其實當初只是工作閒暇的興趣而已,以前跟我爸到工地幫他拿東西,後來還有做工廠作業員、廣告公司等等,大多是下班時間畫圖,直到《馬皇降臨》以後才以漫畫創作為生。

aniarc:
現在未來數位的行銷你有參與嗎?

韋宗成:
有參與部份的宣傳,因為我是把自己的玩樂結合宣傳的人。像卡神的影片是在玩,之前的第一屆拿抱枕也在玩,讓大家有得玩又可以達到宣傳效果。

 

▼第二屆 未來盃華語漫畫獎 宣傳影片

Watch this video on YouTube.

 

aniarc:
看得出來未來數位的書籍封面,都有特別統整過一種強烈的風格,這部份是有特別設計過的嗎?

韋宗成:
有部分是個人調整的,有很多人忽略到:我們在做漫畫,作的是「商品」、而不是僅限於「讀物」,商品要經過包裝才能使人有購買欲望。台灣很多作品都會讓人說:內容不錯啊,為何賣得不好呢。因為很多缺乏了商品的架勢,最直接的就是封面跟美術會影響一個人買書的興趣。

aniarc:
當初是怎麼想到《冥戰錄》長篇的題材呢,有計劃多少集數嗎?

韋宗成:
本來在創漫上畫的是沒有林默娘的《冥戰錄》,但是缺乏了重點,就變成讀物。但是單純畫「魔法少女林默娘」,就會變成單純玩哏的作品。因此把這兩者結合在一起,集數並沒有特別計畫。

aniarc:
我在作品中會看到比較接近照片式的畫風,主要分為擬真式與漫畫式兩種,你是怎麼抉擇的?

韋宗成:
其實老闆是不建議我這樣作(笑)因為在不同漫畫之間差這麼多,讀者就沒辦法照畫風看作者是誰,現在發覺也還好,大家看到作品都認得出來。

▲正在看讀者回函

aniarc:
你都是自己看讀者回函的嗎?

韋宗成:
作者本來就要看回函。 

▲每一封都有仔細看過,寫的時候要認真寫喔!

aniarc:
會對讀者回函直接回覆嗎?

韋宗成:
不會直接寄回去回覆,或者例如說,當網路上在批評你的作品時,最忌諱作者跳出來回覆。因為會越抹越黑。當他們說喜歡你作品的時候,說聲謝謝就好了。

▲《台大裸藝社》與《跳躍吧!大同萌會》,回函都有讀者繪製插圖

aniarc:
小編必須坦白,我還沒有看《冥戰錄》,你對《冥戰錄》的期望是什麼?

韋宗成:
其實很多人都是如此,《冥戰錄》要到第7集左右,有一定的世界觀跟角色衝突出來,討論才會多。很多日本作品也是到了一定集數之後,才衝起來。

aniarc:
所以你訓練自己觀察市場,思考作品的方向、並作調整嗎?

韋宗成:
是的。

aniarc:
會給未來數位其他作者交流與建議嗎?

韋宗成:
中共改革開放時,鄧小平說:「我們是摸著石頭在過河。」創作也沒有一定的路線。不少人以想當台灣的尾田榮一郎為目標,別說台灣了,在日本也不會出現第二個尾田榮一郎,為什麼不當自己就好呢?

作品的畫風可以走日式風,但是你的內容、你的靈魂,照著日本那一套走的話,那讀者看日本的不就好了。漫畫看的是作者對周遭的看法融合人生經驗的累積再創作。

作者各自有各自的想法,這也是看個人。這方面可能大家有不同的盲點,也許專攻的市場跟我不一樣,希望他們也可以發光發熱。

aniarc:
作者畫畫的時候會遇到瓶頸,這種時候該怎麼突破呢?

韋宗成:
畫不出來的時候,不要畫就好了(笑)

aniarc:
那平常作什麼休閒活動呢,像是玩遊戲?

韋宗成:
我沒有在玩遊戲,幾乎都在看電影。還有找朋友閒聊。也會上網看新聞、還有看看書吧。

aniarc:
最近看的電影是哪部?

韋宗成:
國片的《陣頭》,最近很賣,雖然不太喜歡主角,但整體有點海角七號的味道。

▼《陣頭》預告片

Watch this video on YouTube.

aniarc:
那最近在看什麼書呢? 

韋宗成:
大陸中華書局的《中華民國史》,還沒看完。平常不太看小說,反而把資料書當休閒在看的。之前還有看一套以駐柏林美國記者觀點記載納粹政權的《第三帝國興亡史》。還有看新聞,只要看每家新聞台在聯播什麼,就可以知道最近紅什麼。

 

健全的市場需要刺激

韋宗成:
同人誌競爭越來越激烈,這次日本人來一堆。以後一定來的日本攤位會成長,競爭是好事;像是港劇、日劇、韓劇、美國電影都進台灣市場了,但是台灣本土劇有消失嗎?也沒有,例如偶像劇很興盛,有競爭才會有進步。

 

要聽進別人的話自己判斷好壞

韋宗成:
《大同萌會》或是《AV端指》,這種本來就在賣作者暴走的作品,純屬自娛娛人性質,電波很強,看不懂的就當作者腦袋壞掉就好了(笑) 

作者雖然有絕對的權力控制作品,但是想好好創作的話要有外力拉住你,如果自作、自編、什麼都自己來,沒有外力,最後會越來越鑽牛角尖。

反觀《冥戰錄》性質不同,因為對這作品的期待不同,有韓老闆拉著,一邊創作一邊調整,大家可以看到從冥戰一到三各種手法都有不斷修正補強的成長。創作者不能只聽好聽話,至於批評,有些是好的,有些是無益的,這些要自己判斷,分出哪些是真正的評論。

aniarc:
一天畫幾個小時?

韋宗成:
號稱是12~14小時,但其實中間上網什麼的沒有算進去(笑)但是該畫圖的時候要畫,每天有固定的進度。我們拿稿費的,以日薪的計算法來說,我每天要畫多少,進度是多少,自己的薪水自己決定。

aniarc:
那你用什麼辦法逼自己坐在桌子前面呢?

韋宗成:
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。以前下班的時候,就是坐在桌子前面畫漫畫,那時候開始畫漫畫就是我的興趣。

aniarc:
我最近看到未來數位作者的作品,角色會互相在其他作品穿插出現。

韋宗成:
《大同萌會》就有…(拿起書本翻閱),而且連作者都玩,像是某一格的哈亞西跟正讀都被我畫進去。我這個人很喜歡玩,會被罵就是我玩過頭了。

aniarc:
對於下次的作品,有什麼可以透露的內容嗎?

韋宗成:
暫時還沒有,等到《冥戰錄》結束之後再去研究一下。我作法是下一個大綱,然後放著去想,《冥戰錄》比較花力氣花時間,其他玩梗的作品,只要調性對,整體呈現OK,放著讓我去瘋就好了。

像是接下來預定要出的「國軍本」,過去的同人場一堆國軍本,會場都是搞笑四格,我要畫的就必須有點區隔性出來。例如畫國父,網路上很多人會特別酸國父是蘿莉控,嘴砲,以及過去做過的事;我比較喜歡重新創造世界觀,賦予新的價值,重新創造這個人物、性格、目標…看完之後,孫文的性格,好像也沒那麼糟糕了(笑)

 

相關報導:

參考連結:

Loading Disqus Comments ...
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...